人熊復仇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3
  • 来源:偷窥无罪完整版_偷拍自怕亚洲视频在线观看_偷拍自拍网

2011年春夏之交的一天,斷頸山下解傢村的解老八,肩挎一張祖傳的牛角胎硬鐵弓,腰懸一壺鋼尖竹桿雁翎箭,又鉆進瞭斷頸山。
 
自從十幾年前禁獵後,斷頸山上再難聽見獵槍聲。沒有槍聲,並不代表沒人打獵。禁獵是禁不瞭解老八的。解傢有一門祖傳的絕藝——箭術。解老八的箭術,百步之外,說射熊眼睛,絕不會射到熊鼻子。
 
上個月,解老八在斷頸山腹地人熊嶺,射殺瞭一頭百來斤的小人熊,很是掙瞭一筆。收購的人說,如果是二百斤以上的大熊,收購價會高出五倍。
 
斷頸山自古出人熊。人熊學名叫“羆”,體型較狗熊小,身上有人的特征:愛雙腿直立行走,善爬樹。
 
中午時分,解老八又來到瞭人熊嶺。他的運氣不錯,在地上一下子發現瞭熊蹄印。解老八順著熊蹄印一路跟蹤下去,跟到一棵黃桷樹下,熊蹄印消失瞭。
 
黃桷樹的葉子尚嫩時,是一個個卷在一起的兩頭尖錐形,大小如機槍子彈,味道酸酸甜甜的,山裡孩子和人熊都喜歡把黃桷樹嫩葉當零食吃。解老八想,是不是這頭人熊爬上黃桷樹摘葉子去瞭?他剛抬頭向樹上張望,突然左肩被重重一拍,同時,右腰上懸掛的那壺利箭,被一把扯掉瞭。
 
解老八嚇得毛骨悚然,不用說,身後就是一頭大人熊瞭。解老八不敢回頭,若一回頭,人熊就會在第一時間咬斷他的脖子。人熊口中的涎水,一絲絲地流進解老八的後頸脖裡,濃烈的腥臭令他幾欲嘔吐。
 
怎麼辦?解老八腦袋急轉。猛地掙脫逃跑是不太可能的,人熊平時看上去笨乎乎的,但要追起人來,那可一點也不慢。
 
為瞭防滑,今天解老八穿的是鞋掌上帶鐵釘的爬山鞋。解老八急中生智,猛地提起右腳,狠命跺在人熊的右腳掌上。人熊猝不及防,“嗷”地一聲抱起瞭腳。解老八向前一躥,箭一般沖瞭出去。
 
人熊很快回過神來,怒吼著向解老八追去。解老八拼命向前跑著,不一會兒,眼前突然出現一片斷崖。這片崖深約七八十米,崖壁上長著一些粗壯的藤條。眼看人熊越追越近,解老八抓住藤條向崖底滑去。
 
崖壁上的藤條很結實,足以承受解老八的體重。解老八向下滑著,心裡暗自慶幸。很快,解老八就向下滑瞭六十多米。他發現,在離崖底十多米位置的崖壁上,居然長著一棵小碗粗的野櫻桃樹,樹枝上,稀稀落落地掛著一些紅通通的野櫻桃。
 
既然已脫離瞭危險,解老八也就放松瞭下來。他騎在櫻桃樹上,一是想歇會兒,二是想順便把那幾串熟透瞭的野櫻桃摘來吃瞭。
 
野櫻桃的味道非常鮮美。解老八吃著野櫻桃,忽然聽見崖底“呼呼”的聲音。解老八低頭看去,這一看,嚇得他差點兒掉瞭下去!隻見崖底的草叢裡,正盤著一條斑斕巨蟒,身子比解老八身下的櫻桃樹幹還要粗。此刻,巨蟒正昂起一長節身子,沖著解老八“呼呼”地吐著信子。
 
怎麼辦?攀上去嗎?說不定那頭人熊還在崖頂守著呢。這時,解老八忽然覺得頭頂有土塊“唰唰”地往下掉,他仰頭一看,頓時魂飛魄散!那頭人熊正抓著藤條,快速地往下滑來!
 
解老八想攀著藤條,順著崖壁橫向逃跑,可左右一看,發現兩邊的崖壁居然是光光的,沒地方可以抓附。
 
這一下,解老八似乎真的是隻有死路一條瞭。
 
人熊越來越近。上有人熊,下有巨蟒,解老八已無處可逃,隻有往野櫻桃的樹巔上爬。野櫻桃樹上有一個丫杈,離根部有兩米的距離,解老八爬過去坐在丫杈上。丫杈顫顫巍巍,勉強承受瞭他的體重。
 
解老八剛在丫杈上坐定,人熊就下到瞭野櫻桃的根部。那傢夥把雙腿騎在樹幹上,稍稍猶豫瞭一下,就四肢並用,一點一點地向解老八挪過來!
 
這下解老八徹底絕望瞭,最多隻消半分鐘,野櫻桃樹將承受不住一人一熊的重量,人和熊將同時掉下去!人熊皮厚毛密,可能沒什麼事,但解老八一定會摔得半死,正好可以被人熊和巨蟒分而食之!
 
在閉目等死之前,解老八看見一串紅櫻桃就在眼前晃悠。忽然間,解老八把生死置之度外,眼也不閉瞭,騰出一隻手來,把那串紅櫻桃摘下狂吃起來,他臨死也要作個飽鬼。
 
見解老八津津有味地吃著紅櫻桃,貪吃的人熊口水都流出來瞭。看著人熊嘴裡嘀嘀嗒嗒往下掉的口水,解老八腦中電光火石一閃,慢慢地把吃剩的半串櫻桃遞瞭過去。
 
人熊騰出一隻前爪,接過解老八遞過去的櫻桃。說時遲,那時快,解老八抓住人熊接櫻桃那隻“手”的“手腕”,使勁一拽!人熊猝不及防,一個倒栽蔥掉瞭下去,正好掉在張著大嘴等著他的巨蟒旁邊!
 
巨蟒嚇瞭一跳,轉而大怒,調整身子想纏人熊。人熊當然不是省油的燈,一滾就躲開瞭。人熊並沒有逃開,而是站在離巨蟒幾米遠的地方,沖著對方齜牙咧嘴地狂吼起來。巨蟒迫於人熊的氣勢,一時也不敢攻過去,隻是昂起頭,呼呼地對著人熊吐著信子。
 
一熊一蟒在崖底對峙起來。
 
又從鬼門關走瞭一遭的解老八,一邊哈哈大笑,一邊抓住藤條,快速地往上攀援——解老八的牛角胎硬鐵弓還在背上,他要趕著爬上去,找回那壺鋼尖竹桿雁翎箭,然後再回到崖頂,居高臨下,向崖下射上幾箭。人熊和巨蟒,一個都跑不掉!
 
解老八很快就攀上瞭崖頂,沿原路返回,不一會兒就到瞭那棵大黃桷樹下。解老八收拾起樹下散落一地的利箭,再一陣小跑,回到崖頂,向下一望,那一熊一蟒,還在對峙呢!
 
解老八彎弓搭箭,先對準人熊,正準備射,突然,一隻黑乎乎的爪子,重重地搭在瞭他的肩上!解老八的鼻子又聞到一股濃烈的腥臭。
 
解老八再次毛骨悚然!他的身後,又是一頭大人熊!
 
解老八腦子快速運轉,考慮用什麼辦法脫身。可那頭人熊卻不給他機會瞭,嘴一拱,解老八骨碌碌滾下崖去,正好掉在對峙著的熊和蟒之間。
 
把解老八拱下懸崖的,是一頭母熊。崖下那頭是公熊,是母熊的丈夫。這對熊夫妻,正是上個月解老八獵殺的那頭小人熊的父母。